2015年8月1日

所謂中年,從生命歷程來說,就是一個「問題多多,不輕易透過個人聰明才智,就能克服」的階段。從心智設定來說,就是一個人「趨於平實,不再輕易相信奇蹟和運氣」的狀態。父母開始年老衰退,子女仍然在發展中,個人身心則處於向下滑的階段。體力,經常透支;自我,續漸萎縮;視線,開始找不著焦點;金錢,永不夠用,千萬種開支,持續增加,但收入卻祇持續呆滯;……。

(也忽然想起「歷史」。歷史,亦不外就是一些已作的決定及其後果。每個人都有歷史,儘量不可能全部都是光輝的。)

幸好,史提反有了自己的兒子。透過他,我才能隱約看到自己的未來。然而,疲累的身軀,始終是疲累的。

在這裡,史提反忽然想起當年哲學老師在課堂上所說的一個比喻。烏蠅被困在一個打開了的玻璃樽裡,樽底向著窗外,開著的樽口向著屋內。由於昆蟲有向著光明處飛的習性,結果牠就一直向光處飛,直至疲累而死!

幸好,史提反有個活潑可愛的兒子。透過他,我才覺得自己有未來。

(8月了!閒散的限期又滿了!)

0 則留言:

發佈留言

訂閱 發佈留言 [Atom]

此文章的連結:

建立連結

<< 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