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9月23日

旁邊相片中站著的棕熊,攝於年初時的番禺。

早上回校途中,焚風大作,站長先是遇上一隻「負傷」、發呆的草猛,瑟縮於道路旁的一角。站長於是慈悲心起,把牠送往附近的一處草叢。誰料未幾,於站長等候校車處,一條不知從那裡來的小蟲,被吹到地上,並正努力於人群亂步的坊間,向著前面走去……。站長這次沒有再做甚麼,祇是覺得,有時,人於遇上即將發生的不幸時,不一定能夠做些甚麼。

佩服在香港推出《古代文明》及《藝術長廊》系列刊物的出版商。

話時話,站長忽然想起,自己早前供下的投資計劃,其實也不知道,究竟有沒有「雷曼兄弟」的股票或債券在內。站長,就是那些說其他人時,天下無敵;但於處理自己的事時,就糊裡糊塗的「大笨蛋」。

哲興大發,於是,有時,站長會問自己,會羨慕同輩中,一帆風順、事業人生都得意的人麼?舉一個例,站長同學陸偉基君,八年前結婚時,已是津校主任、輔警高級督察,但於站長眼中,卻祇可以說,他和自己其實不是走在同一條路上。

另外,這幾天,站長於「放狗」時又會想,既然人類主人到了今天,也能夠「進化」到肯為自己的寵物親手處理糞便,那麼,有朝一日,人類或許能夠克制住自己的「私慾」也未定……。(哈,這個gag是否很「爛」?)

0 則留言:

發佈留言

訂閱 發佈留言 [Atom]

此文章的連結:

建立連結

<< 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