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0月3日

潘國森君於《都市日報》連續幾日撰文評擊吳敏倫教授,今天的標題是〈污蔑家長更可怕〉,文中開首說:

吳敏倫教授對付異見的其中一個辦法,就是說人家沒有科學證據。如果讀者有留意法庭新聞,青少年,甚至成年人,犯了諸如強姦、非禮、偷窺等風化案,辯方律師在求情時通常都會說被告受色情物品影響,這差不多是「指定動作」。如果有心人可以做點統計,或可證明以「性放縱」思想支持的性教育是怎樣的站不住腳。

不知看完此段後,網友會看到甚麼呢?但站長看到的,卻是他的「不知所謂」。要知現在是你要批評吳教授的「辦法」不妥,而你卻不去拆解他的辦法究竟有何不妥,反而無端端說甚麼辯方律師的「指定動作」。用邏輯語言去說,這就是「不對應」。為甚麼這樣說?因為,其一,法律從來不是「純科學」,法律的辯證,也從來不能以科學方法去指導及釐訂。(也因為這樣,法律學系,於全世界的著名大學裡,都不會歸屬於「理學院」,而祇會歸入「法學院」、「文學院」或「社會科學院」。) 其二,辯方律師一定有「替被控作辯」的既定立場。而稍有涉獵思考方法的朋友也知這,從既定立場出發的思考,亦註定不能成為科學。從此兩點看,潘國森的思辯能力水平,可想而知……。

其實,站長早兩年也曾指出,潘國森之流,是帶著「苦澀味」生活的「落難文人」、「寒酸秀才」,喜歡攻擊已名成(利就?)的「已上岸者」。上次,我說他花盡苦心去「修理陶傑」,是捉錯用神,吃力不討好。而今次相信也是一樣。(說起來,站長與他其實應該是「同病相憐」的。)

「老婦疑染克雅二氏症死亡」事件,令站長驚訝一個四年前的手術,竟可禍延至今才被發現。怪不得以前古代有這麼多的「離奇死亡事件」……。而提起老婦,站長就不得不提自己的鄰居。話說,鄰家嬸嬸對站長總照顧有加,站長每次曬衣服於外面,她都例必在「不通知站長」的情況下,幫我整理一番,又或是把它們掛往別處,令站長不知如何是好。由此看,自己飛來的「幸福」,不一定就是「幸福」。

世界性「有學術,冇學問」大趨勢,弄得院校裡的知識份子「仰天長歎」,怨句「有志難伸」。部分同事雖欲力勉狂瀾,但這涉及複雜的現代社會結構,要改、要變,又談何容易!

美國總統選舉,共和黨未選先輸。麥凱恩樣子整天都「慌失失」,佩琳更加是「你望住佢,佢驚過你」。不知現時國際的賭盤怎樣開?要是買民主黨勝出有高回報的話,就買得過。

站長是超級幪面超人迷,而且更是一、二號年代的人,現為大家送上一些令人難以忘懷的主題曲片段: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nKOje5sLLh0

〔圖片說明:有性意味的瓷枕。〕

0 則留言:

發佈留言

訂閱 發佈留言 [Atom]

此文章的連結:

建立連結

<< 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