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月2日

有時真擔心時下的新青年,真正的創意與思考力愈來愈弱,參考、剪裁、編輯及改頭換面的能力,倒卻非前人所能及。比如:做功課就往網上找相關資料,而拍劇就重複又重複。於是乎,老師所收到的功課,幾乎都大同小異;而像《鹿鼎記》、《流星花園》的劇集,就翻拍完又翻拍,「新」意少之又少,你唔悶我都悶!

看國內交新聞的有趣發現之一,是他們對「犯罪份子」的處理,鏡頭前可以訪問「疑犯」甚至已定罪的「犯人」。(這和星加坡很相似。) 而最近廣州立法,下令「少年通宵不歸」,家長須負責,但卻沒有定義怎樣才算是「通宵不歸」,也沒有指出怎樣才算負責。祇說犯者會受到訓斥,真令人莫名其妙。

隔一、兩年,就有的「元旦倒數慘劇」,幾乎已經到了在新聞標題的意料之內的地步。奇怪的是,一般瘋狂慶祝的人,就總沒有從中吸收過教訓。或許,正如哲人所言,歷史的最大教訓,就是人類從不吸取歷史教訓。而除夕夜逛街,香港給站長最深刻的印象,除了是「一群群平時悶納透頂的人在尋找剎那歡樂」外,就是那班每個街角都幾乎看到一個的「外勞專業乞丐」,欠的,恐怕祇是她們沒有統一樣的制服。

這兩個樂壇頒獎禮,容祖兒的確站起來了,眉宇之間亦容許不得否定。而種花得花,付出與努力,大抵亦成正比。像劉德華休息了大半年,結果食白果,陳奕迅因沒有出廣東話碟,成績退步,Twins失掉了阿嬌,於是了無蹤影。而謝安琪付出過,就獲得較豐盛的回報,送上她大熱的《喜帖街》:
http://hk.youtube.com/watch?v=lqG91mzqRBs

奧修,是站長年輕時的偶像,其活潑而具生命力的思考,於生命低潮與陷落時期,特別有花火明燈的作用。可惜的是,站長近年無事忙、空奮鬥,與他的距離,已經愈來愈遠。

〔相片來源:http://www.xin-yuan.com/haoshu/oshobook/Lz/osho.JPG

0 則留言:

發佈留言

訂閱 發佈留言 [Atom]

<< 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