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0月21日

年輕時,參與中學、預科、大學的班會、系會、學生會、學運的經歷,令站長明白到「身處其中的人,不一定完全了解自己行為背後的動機與推動力。」是純粹對「公義與仁愛」的追尋嗎?抑或是那種「仿佛成為群眾目光的焦點、仿佛自己很重要、仿佛有熱血、仿佛先進、仿佛正義」的「無以上之」感覺?站長看過一些對「苦行者」的心理分析,卻原來「肉體的自虐」,會激起他們「自我心靈聖潔」的「良好感覺」,以為這樣才叫「真正合理」。

舊生自資由毅進讀到大學畢業,站長老懷大慰。站長於是問,總共用了多少錢?舊生答,欠政府約三十萬,要還十年,但能找到的工作卻人工不高……。站長於是心裡一沉,更明白時下年青人的憤怒。

朋友聽完某個講座,對某位講者的「批判與抗爭」思維,感到不大妥貼,甚至不安。站長沒有第一身在現場,不能準確了解他的感受。但站長卻知道,「批判與抗爭」思維,源於西方社會思潮的結構與原則,正如某某說的甚麼「沒有抗爭,哪有進步」云云,都是源出一轍。而中國人則喜歡說「轉化與消融」,反而不談對立與抗爭……。或許,中國人早就明白,最大的「敵人」,就是「人們自己心裡的魔鬼」,祇能修練,不能滅絕。而站長多年來對世間的思考,亦得出一個結論,那就是:就客觀世界的現象而言,能打敗「邪惡」的,通常不是甚麼「正義」,而是「更邪惡」……。

終接受了自己「中年」的角色,也更明白「中年」的苦況。身體自然地出現小毛病、弱化,是其一。感覺自己能進步的空間有限,是其二。被社會定義為「太貴」、不值得,然後裁撤,再繼而被趕上絕路,是其三。特別是對第三項,站長感到的,是無奈與憤怒。

站長最新文章,請到:思考與學習 > 站長雜談

站長最新影評,請到: 站長世界 > 史提反世界 > 史提反電影評論

敦促無條件釋放劉曉波!呼籲讓劉曉波親身拿獎!


網上簽名釋放劉曉波活動
http://www.freeliuxiaobo.org/
http://www.petitionbuzz.com/petitions/freeliuxiaobo

我是一隻小小鳥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3qKSZnIdo9I

香港應用心理技術培訓中心,最新課程,快將推出,敬請留意!以電郵與站長聯絡: stephenwongwh@yahoo.com.hkwongwh@stephen-hk.com

歡迎網友轉載,但請標明出處!

0 則留言:

發佈留言

訂閱 發佈留言 [Atom]

此文章的連結:

建立連結

<< 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