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14日

養了十五年狗,家中慣了有仔仔、毛毛。一旦沒有了她們,自然不慣。甚至連家中某些家具設定,都已經變得沒有必要了。從前就總想方便已經漸漸衰老的毛毛,如今,像某些讓她睡得較舒適一些的安排,某些防夾、防撞、防滑的裝置,或某些地方刻意漏洞,方便毛毛鑽進去的做法,都已經失去意義。幾年前,仔仔離開時,還好些,至少還有毛毛。但現時毛毛都走了,就真的很不習慣……。(忽然想起,家裡除了還有她的床外,還有兩件冬天的衫和幾張被。去年有幾天特別冷,我更擔心會令毛毛身體變壞……。)

下午往拜祭祖母,並送上鮮花。感覺很特別。卻原來這是史提反多年來的第一次。而且,說起來,祖母於史提反心裡的形象,亦已糢糊起來。祇是近月身邊多事,請教高人後,決定也做些事,求求平安。之後,走上一部巴士,往荔景附近逛了一圈,在長倚上坐了一會,看著幾個街童在嬉戲,心裡忽然想,多年前自己不就是這樣,玩著、笑著就能過一天了嗎?然後決定乘車到呈祥道的 元清閣 黃大仙祠 去扶乩問卜。可惜的是,那裡正在進行維修、重建,史提反祇能白走一趟。

平和,源自內心的寧靜。世事紛煩,人人心神錯亂,世界怎能有和平?於911裡,美國人,也許仍記得拉登是恐怖份子,卻忘記了世界上大部分恐怖份子是怎樣被各式各樣的「無奈」逼出來。至少,史提反不相信,有人會一出世,或自己開開心心地選擇做「恐怖份子」的!同樣道理,現時香港每個角落所出現的「戰意旺盛」的人,或多或少,也是被逼的。作為政府與強權,你們有思考過嗎?

憑歌向較年輕的人寄意,於史提反這一輩的人來說,愈來愈難。除了懷舊和部分人生哲理類的歌外,大部分舊歌的歌詞,都未能承擔起現時世代的生活特性。舉個例,許冠傑或許能寫出像《雙星情歌》那樣「鴛鴦蝴蝶派」的優美歌詞,然而,把這樣的歌詞放在時下的「愛情宇宙」去品嘗的話,卻明顯地「不到位」。這一來,時下愛情的發生,沒有像七十年代般閒適,節奏不相應。二來,現代人於愛情裡的被虐、竭斯底里及「痛愛觀」(也就是認定「愛情一定要有些痛才真實」的觀念),許冠傑乃至舊作詞人也是寫不出來的。更何況,時下男女的「多角關係」與「極速換畫」,也不是舊時代的人,所能想像的。而既然想像不到,就自然寫不出來。所以,現在憑歌寄意,還須熟悉新世代的歌。

網上總多陷阱。自己網上其中一間公司的網域到期繳費,於是循著指示準備用信用卡付款。怎料,正想按下「交易完成」的掣鍵時,卻發現多了幾十元。再細心望,才發現用信用卡要多付6%手續費。各位網友,若果是你,你仍會用信用卡嗎?

家駒,謝謝你剩下這樣豐富的音樂遺產,讓我們有人生猶豫時,得到些力量與安慰: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QAtqKY-e5RY

歡迎網友轉載,但請標明出處!

2 則留言:

Blogger wongwhstephen 說...

跟老友聚舊,老友說史提反的身體變得肥腫難分,令史提反心裡一沉。然後是分享其他朋友的故事,並提到傻人處處,世界變得愈來愈古靈精怪!

2011年9月14日 下午2:15  
Blogger wongwhstephen 說...

瀏覽facebook,看到部分打算今年參選區議會選舉的人,說話句句都是帶著「侮辱性用詞」的,我於是想,之後我們應該投票給他嗎?

2011年9月14日 下午4:56  

發佈留言

訂閱 發佈留言 [Atom]

此文章的連結:

建立連結

<< 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