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0月9日

廿五年前,我不喜歡部分學生(當時的同學)的激進與狂莽,少了幾位朋友。其中一些,甚至參與過中港串連、聲援和絕食。
還記得看吾爾開希穿睡衣見李鵬一幕,我說,太造作和狂莽,但有同學說,幾型、冇乜問題……
四年前,我支持當時司徒華和民主黨的取向,被幾個朋友絕了交,被同事當面話我是犬儒,我無甚可說!
今天,我說,我雖傾向佔中,但也不喜歡黄之鋒,又有人不高興。
不能接受不同想法的人,能說甚麼民主?
認定 ,“事情祇能非此即彼、不是朋友的,便是敵人的人,能有甚麼理性?
淨講民主,不談法治的人,又憑甚麼帶領人走向未來?
我討厭強權、獨裁者、三流政客、小人、暴力,但也不完全同意 佔中和學生的做法。特別是學生突然違背和平集會承諾,拉現場市民落水。於記者會上說,談憲法基礎是不能接受……
我都說,就讓政改不通過,就讓已準備好的人去佔中吧!但忽然學聯又把自己當作主角,讓全港人捲入泥濘……
我支持民主,傾向佔中!但也同樣注重民生、法治。
我也相信絕大部分參與現時運動的人,都沒有收過他國的利益, 據我所知,我也從來未收過中共和港共的錢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看黄之鋒的回應,發現他骨子裡,就是鬥爭,叫陳日君不必公開講,咁你自己又公開回應。即是:你公開回應是與別人的公開回應,是不同的?
也原來黄之鋒也信私下、協商這套?
當然啦,當日突然達反和平集會承諾,如果不是你突然發難,真是如學聯所說,也是 在沒有廣泛咨詢學生和群眾的情況下,私下幾個人 傾出來……
而從這看,黄之鋒跟他現時反對的,有何本質上的分別?
更惨是有人高度贊賞他這種做大事和 顧全大局 的精神!
我強調 我支持佔中、佔領也好,在這陣形中,最討厭 黄之鋒


1 則留言:

Anonymous 匿名 說...

不拔高人的身份 當什麼萬物之靈 謙卑的 接受人只是比猩猩更懂得使用工具/技巧的猩猩,世上基本冇乜事,令"人"再有鬱結

既得利益者:六四屠門 權貴橫行 ⋯
平民:自我正義 雙重標準 ⋯
想想看動物片時 群猩混戰 觀眾觀看時 有人會流淚嗎?

民主 自由 權力平衡 冷靜處理問題......
這些深奧概念的聽眾
從不應是感性的猩猩
自討沒趣 自作多情 能怪誰?

一隻猩而已 上

2014年10月16日 下午5:22  

發佈留言

訂閱 發佈留言 [Atom]

此文章的連結:

建立連結

<< 首頁